本系logo
東海大學傅恆德老師追思網站---追悼文--好友追思--劉家頤教授

追悼文--好友追思--劉家頤教授

  • 單位 : 東海大學政治學系
  • 分類 :
  • 點閱 : 555
  • 日期 : 2017-09-23

傅恆德院長追思告別會悼念詞

劉家頤

東海大學統計學系副教授

民國807月中的某一天,我生平第一次遇見了傅恆德,開始了這段26年的友誼。因為我們同為東海大學新進教師,正好遷入剛完工的23巷新學人宿舍。同年遷入的還有社工系的彭懷真、資訊系的林祝興和張文貴、公行系的黃曙耀、政治系有傅恆德和宋興洲、社會系的陳介玄、建築系的羅時瑋、還有法律系的高德潤。我們全是有眷家庭,年齡相近,又都是初到東海,所以立刻顯得熱絡,一下子就熟起來,經常一起活動。由於相處融洽,加上聲勢浩大,後來又吸引更多家庭加入,有哲學系的陳榮波、公行系的史美強、工工系的潘忠煜、和體育老師陳麗玉。我們出遊、聚餐、上山、下海,當真渡過一段美好的時光。 

 

時間過得很快,幾年過去了,這些家庭因為各自發展不同,逐漸散去,只剩我們兩家一直維持相當親密的關係。在座的絕大部分是東海同仁,多多少少都互相認識,傅恆德並不是黏人的人,我更不是;我們兩家情誼主要來自女主人,當然最主要的因素,是我們兩家的相似點很多,最清楚的共同點就是我們都是郎才女貌型的夫妻,年齡非常近,孩子們的年齡也相近。傅恆德比我年輕56天。每年我生日他都會提醒我說:Haha你已經62歲了,我還沒有!得意之情,一年甚似一年。另外,我和他都是在台北出生長大;全家住在美國完成學業;家中都有在美國出生的小孩。我們現在還用同一個牌子的咖啡豆和同一家的冷凍水餃。 

 

另外比較重要的就是我和傅恆德都熱愛運動,也都有一些運動能力。他以前是東海大學排球校隊,是個優秀的運動員。開始教書之後,我們結伴打過排球、網球、羽球、騎腳踏車、還滑滑板。說起滑板,值得一提。先是我滑蛇板,他也跟進,那是只有小孩才做的運動,最適合的年齡是11歲,他一下就滑的很熟練了。後來他還進階到雙龍板,那種一腳蹬一塊滑板的危險玩意兒,我真的有點怕,所以打算緩一緩,以後再說。 

 

現在回想起來,我真是幸運,因為我運動有幾分孤僻,不喜歡張揚。傅恆德比我合群,他可以跟大夥兒熱熱鬧鬧的打球,但是他也願意只陪我就兩個人打球。我們兩人打了好一陣子網球,後來我改打羽球,想拉他進這圈子,但他並沒有跟進。他運動神經好,即使輕鬆打打也已有相當水平。其實我了解他,他比我懂享受運動。他繼續打網球,每學期都會代表社科院出賽,也認識了很多好朋友。 

 

我去年膝蓋開刀,運動必須減量,但仍然必須運動。他也正好有些背肌的舊傷,所以我們兩個同病相憐相約每星期五下午找個小球館打羽球,輕鬆的揮揮拍,從去年十月底開始到上個月底,他說腰痛加劇,必須休息,我們才中止。回想這一段日子,真是好玩。我每星期四晚上就期待隔天下午的這個出外打球的機會。其實我沒告訴他我心中有個秘密計畫:我努力練球,也幫他操練,想要爭取東海大學教職員120歲以上最強雙打組合頭銜。 

 

現在看來只好讓給別人了。 

 

這次傅恆德走的這麼突然,我非常傷心,自己也覺得奇怪,我平常不是這麼感情豐富的。仔細思索之後,我發現我有多依賴他。我生性懶散,身為東海大學的老師,除了教書以外,對學校的事常常一問三不知,自己也覺得慚愧。這些事就都靠傅恆德告訴我。他走了我要怎麼辦?

我另外發現的,就是我常常自問自己是個甚麼樣的人。小時候的志願想做甚麼事比較難實現;志願是想要做甚麼樣的人應該不難吧?自己活到了六十多,發現人生有太多的事和你預期的不一樣,就以我自己為例,我當初想要做甚麼樣的人,現在呢,如願了嗎?其實沒有,差遠了!  

難過嗎?其實談不上,甩甩頭就忘了。但是麻煩的是認識了傅恆德,又和他做了26年的好朋友。我發現我本來就想要做像他這樣的人:熱愛生命、關懷周遭的人、享受生活、也不斷上進。在他身上我看到一個真正愛人的人,學生、同事、長官、朋友,都能感受到他的溫煦關懷,對生活充滿正向的活力,從來沒有消沉過,更重要的是人緣好到爆表,大家都愛他。

我小時候就是想要長大後成為這樣的人。 

 我今年62歲,我知道我這輩子沒指望了,但每次我看著他,就看到我的願望。雖然自己做不到,但仍有一個鼓舞,一個楷模,一個目標。  

這樣的一個人,他活在世上的每一天應該都是享受,不但是他的享受,也是他周遭的人的享受。他的走只讓我反反覆覆的想四個字:

 

天妒英才

 

不過你們一定不知道,多年前社會系系主任林松齡教授因肝病去世。傅恆德在他臨終前見到他,回來轉述過好多次,說林主任在病榻上說生平有三大遺憾:沒能好好的吃、好好的睡、和好好的玩。傅恆德顯然銘記在心,也顯然沒有這些遺憾,稍稍讓我們好過一些。

好像鄧麗君的驟逝,傅恆德也是在英姿勃發的62歲忽然離世,更讓人常留懷念。如果這是上天的安排,我們只有接受。

只是

傅恆德,我還是希望你還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