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系logo
東海大學傅恆德老師追思網站---追悼文--同事追思--宋興洲教授

追悼文--同事追思--宋興洲教授

  • 單位 : 東海大學政治學系
  • 分類 :
  • 點閱 : 686
  • 日期 : 2017-09-25

傅恆德院長追思告別會悼念詞

宋興洲

東海大學政治學系教授

愛的傅師母、喬伊、來賓、師長與同學們: 

傅恆德老師跟我是政治系前後期同學,我是二十屆,他是二十一屆。我們自民國六十四年就認識。那時,我是大二,他大一,也許因為他長得帥,大一就當班代,所以我認識他,但他不認識我。 

 

他們班上體育健將多,我們則是老弱殘兵,打藍球不是他們的對手,系隊也沒有我們的份。其實,他們在全系的重要活動中都扮演著重要角色。尤其,傅老師多才多藝,幾乎任何活動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,也因此在全系同學中可說是聲名遠播,我則是沒沒無名,或是惡名昭彰,因為當時我是國民黨小組長,所以有個綽號叫「黨棍」,根本無法與他相比。 

 

我畢業後服役兩年,回到系上當助教,期間,聽到他在救國團當輔導員,而且非常活躍,很會帶活動,深受同學們歡迎與喜愛。之後,我們各自出國就沒再聯絡了。 

 

民國八十年正好我們在美國都博士畢業,也正巧系上成立碩士班有兩個教師名額,所以在系上老師們的幫助下,我們兩人在該年八月同時回到母系服務,都住在學校宿舍,而且住在對面。 

 

回到學校服務後,我才有更多的機會認識傅老師。當時,剛回國留學生的顯著特徵是「穿著土氣、講話洋氣、花錢小氣」,但傅老師絲毫看不出這種氣息,他總是溫文儒雅、瀟灑自如、待人敦厚、慷慨大方。 

 

而且,就我的回憶中,認識他這麼多年,他好像從來沒有生氣或發過脾氣,講話也從來沒有疾言厲色過。即使從他講話的內容中,可以感覺他的不悅,但是他的口氣或語意卻沒有任何丁點的煙硝味。每次聽到他講,他很生氣,學生對他不禮貌,但我都回答,也沒看到你罵下去呀!然後,他就是笑笑,算是講過了就算了。一般我們所謂的「發飆」,好像就從來沒有在他身上出現過。 

 

我真的沒見過這麼沒脾氣的人。他親口告訴我一個例子,他到麥當勞,打開前門要進去,看到後面有人也要進,就會停下來,等後面的人接手,可是沒想到,一個接一個,就是沒人會接。直到十幾個人通過後,他才趕快把門關上。當他說這個例子時,也不生氣,好像不是他是當事人一樣! 

 

除了與人為善外,他也會安慰對方,為對方想,包括我在內。記得有一次,我們談到考預官的智力測驗,當時智力測驗成績必須達到90才能當預官。我記得中文系有人只有考80幾分而不能當預官。傅老師就問我,我考幾分,我說只有98。他笑而不語,我就說,那你多少?他則緩緩的說,不高,只有128。我說,我跟你差30分,還說不高,不是氣人嗎?他則一本正經的說,不要難過,我還不是全班最高的,還有人比我高。聽到這裡,如果是一般人,就會想,已經贏我30分了,還不滿意,竟然說有人比你更高,不是顯示我更遜嗎?事實上,如果不跟他相處,就不了解他。他的想法是,有人比我還高,我都不生氣,所以,有人贏你,不必氣餒。這就是他的邏輯,雖然不見得有人懂,可是長期下來懂得他思考的人就會理解。所以,很多人都知道,傅老師很會講冷笑話,講完了,大家都聽不懂,其實,笑話的內容都有含意,只是我們不到那個層次或是境界吧!所以,他沒有笑我的智商低,反而安慰我!這是多年後我才體會到他的好意與美意!

 對於處事的態度,他總是以和為貴,如果不能獲得一致的同意,他也會想辦法找到大家都滿意的結論。即使有人會以為他安於現狀,但是在不引起重大爭論與紛擾的情況下,有時候不得不承認,他的方法還是有其值得肯定的地方。例如,我記得有一年,他當系主任的時候,正好系上有兩個職缺,有很多人來應徵、競爭非常激烈,實在難以取捨。在會議中,我就請問他,有什麼看法?到底是要錄取幾位?傅老師的回答非常經典,他說:「兩個恰恰好,一個不算少,沒有也很好!」聽了之後,不得不佩服他,面面俱到。雖然沒有給你正面回答,但沒有答案,也是答案。這就是他常講的,沒有選擇,也是一項選擇。這就是我所認識的傅恆德老師。 

 

以上拉拉雜雜地談到我跟傅老師的相處經驗與回憶,我想表達的,從大學時代就認識傅老師,直到民國八十年,我們同時回到母系任教,又一起共事了二十六年,期間就像朋友或兄弟般的熟稔,沒有爭論過,沒有意見不合過,沒有話不投機過。他就是那麼和善、彬彬有禮,具有一種風雅的性格,給人的印象是:敦厚、誠懇、務實,要說他有任何缺點的話,就是沒有脾氣。雖然他有時,我覺得,過於溫和,但這種性格,也自然備受人尊敬。相對而言,我的脾氣素有「火爆浪子」之稱,也只有與他共事下,才會收起我的火爆脾氣。總之,與傅老師相處就是那麼自然、隨興、與和氣,好像從來不會發生重大事故般的順利與祥和。雖然他離開了,但是又沒有那種感覺,總覺得他隨時隨地就在附近,幫我們解解悶、開懷大笑一番,然後各自忙自己的事。這就是我心目中的傅老師。 

 

傅老師的一舉手、一投足,都印烙在我心中,我永遠不會忘記,他對你微笑的那張面孔。這就是我與大家分享的傅恆德老師。謝謝! 

 

東海大學政治系教授

宋興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