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系logo
東海大學傅恆德老師追思網站---追悼文--同事追思--任冀平教授

追悼文--同事追思--任冀平教授

  • 單位 : 東海大學政治學系
  • 分類 :
  • 點閱 : 779
  • 日期 : 2017-09-26

傅恆德院長追思告別會悼念詞

任冀平

東海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

留下風範-----恆德的追思

  恆德離我們而去的感覺是既震驚又錯愕的。所以感覺震驚,是因為過去以來,只聽說他有痛風的毛病,有結石的困擾,從未聽聞他的心臟有甚麼問題。日常生活的接觸裡,也知道他是打網球的,騎腳踏車的,身體外型,精神思考都很健康正常,怎麼會突然不起呢?  

  所以感覺錯愕,則是因為明明他離去的前一天,也就是六月九日,晚上八點零四分,他還用line傳了訊息給我,至今仍鮮明清楚地存留在我的手機裡,怎麼隔了幾個小時,就傳來他的惡耗呢? 這種突兀錯愕的感覺,轉眼過了10天,至今難以平撫。  

   我與恆德是政治系的同事,恆德是民國80年返回母系政治系任教的,那年也是梅校長退休的前一年。那時的東海校譽正隆,校務蒸蒸日上,各方面發展急速,系上需人孔急,恆德的回來,正可解系上教學用人的燃眉之急。恆德回來一開始就要開四門課,這對一位新進教師而言,是很重的負擔,而且每一學期的課也不盡然相同,因此必須花費很多的時間準備課程。  

   不過恆德是位熱情有活力的人,他的熱情旋不多久,就受到學校主事者的賞識,而委以行政的重任。恆德在校總共26年,卻有一個奇妙的數字3456與他關係密切。那就是他曾擔任課外活動組主任3年,學務長4年,系主任5年,社科院院長6年。換句話說,他兼任行政工作有18年之久,而且沒有間斷,在東海出乎其右的恐怕也不多見。  

   由於恆德長年擔任行政工作,加以教學研究也不能偏廢,因此相當地忙碌。我們雖然同在一系任教,平日相見共處的機會並不多。我常謔稱我們是「酒肉朋友」,相見時多半是聚餐的場合。話雖如此,還好我們的研究室相距不遠,我去系辦公室洽公,必須經過他的研究室,只要看見他研究室的燈是亮的,我就毫不客氣地敲門,他通常也笑臉相迎,這時我們才有比較完整的時間談談話。而談話的內容不拘,學術家常,葷素不忌,對於恆德也就有了比較近身的接觸,觀察與了解。 

   追思恆德,可以從幾個面向來述說。我們在同系任教,聊得最多的就是學生。恆德在學生時代就是社團幹部,也常參與校際活動。擔任學務處的工作,更常要輔導協助學生相關的活動,解決學生諸多的困難,可以察覺他是相當愛護學生的。不過,他說在師生的關係裡,老師固然愛護學生,但可能也要知所分際,不然在模糊的師生關係下,老師雖然贏得學生的歡喜,卻也可能失去合宜的敬重。  

   記得有一回,他就幽幽地對我說:「好奇怪喔?我的年齡與某些老師差不多,為什麼學生都叫那些老師甚麼哥啊哥的,譬如倫哥啊,雄哥的,卻叫我傅爸?我真的看起來有比他們老嗎?」其實我知道他想說的是甚麼。他的意思是,老師不宜與學生稱兄道弟,仍須有一定的風範。證諸大學師生關係從早期的嚴峻到今日的模糊,橫生許多困擾,回顧恆德的思慮,不得不佩服他的見地。  

   由於恆德長年擔任行政作,我們也很自然地聊到行政工作上的一些看法。他認為接任行政工作,可以立即幫助許多需要幫助的人。接任學務長,可以幫助許多有困難的學生。接任系主任,可以協助系上老師的教學研究。接任院長,可以整合資源,讓系所可以截長補短,崢嶸頭角。  

   其實他是熱情想幫助人的,他曾在自己的詩中說:「愛自己太孤獨了,我也開始去愛別人!」有回他展現他的傅氏幽默說:「其實我不論擔任甚麼行政職位都是副()的,譬如副()主任啦!()學務長啦!()院長啦!只有在我之前,以及在我之後接任工作的才是正的。」這當然是他的謙沖之詞,他的意思是行政工作有其任期,不是長久之職。他只是希望能夠藉由行政來支持教學研究,讓老師們不因為有太多的框限而窒礙學術的發展,這也是他的風範。  

   在與恆德26年的相處中,我發現他可以說是一位「和而不盡然同」,「同而不盡然從」的謙謙君子。這可能與他的所學專業有關。很少人知道,即便是政治系的同仁,恆德的專業研究是「政治暴力」。他對於暴力的成因,代價,以及對於民主政治的影響,是很敏銳的。而他所講授的課程,不論在大學部或者研究所,都是計量科學研究法。這樣的專業背景,使得他的熱情知所節制,知之為知之,不知為不知,不道聽塗說而八卦,也就自然透顯出一種氣質,成為風範。  

   在與恆德的談話中,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,關於他與家人,尤其是女兒的相處。每次談及唯一寶貝女兒,恆德的表情與肢體就不自覺的神靈活現起來。在他的詩中是這麼寫的:「結婚後我的最愛是她,直到我們有女兒時,我移情別戀,我的最愛是她。」這樣的移情別戀,這樣的兩個「她」,其實都是恆德的「我的最愛」。聖經說:愛裡沒有懼怕! 我想說的是,請安息! 恆德,永遠在我們的思念裡!  

東海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

任冀平 慟筆

106620日深夜